这一推,他马上后悔了。

  他带着惊愕的表情,看着摔倒在地的春星。

  春星几乎是一跌不起,她就这样躺着,被地上尖利的玻璃碎片刺破她手臂那白皙的肌肤。当然背部也遭殃了,但比不上手臂受的伤来得严重。

  他可以看见,零零碎碎的玻璃片纷纷穿插在春星左侧赤裸的手臂上,血不一会儿便流了一滩在地。

  “星儿!!”

  “……星儿!!!!”在场的流和夏雪同时大声喊道,就连冬岚和森罗也慌张的涌到春星身旁。

  冬岚半蹲下来,扶起春星让她面向天花板,再把她的头靠在自己的怀里。森罗则慌忙从他的皮箱里拿出了一个厚厚的皮夹手套带在手上,在她手臂上取下尖锐的玻璃碎片。

  褐发的少年看呆了。

  应该是说吓慌了。没想到,他刚才因一时冲动竟然会对春星做出这么过火的事。

  他咽了一口口水,暗自在心里平伏自己紧张的情绪。

  不是他的错,他告诉自己。

  春星受伤的事情压根儿一点都不关他的事,是她自己硬是不让开他才会推她的。

  这样想,他的心里似乎真的比刚才好过一点了。

  “血……?”躺在冬岚怀里的春星,看着地板上从她手臂流出那深红色的血,闻到了猩猩的血味。她无力的眨眨眼,对着那滩血问:“……这是我的血吗?我流血了?”

  “星儿!星儿你先别说话了!!”夏雪急迫的说道。

  春星微微抬头看着焦虑的夏雪,用缓缓开始泛白嘴说道:“我……我没事,只不过是流……”

  话还没说完,春星就昏了过去。

  “星儿!!”夏雪和冬岚齐声喊道。

  “她因为失血暂时晕过去而已,没事的。”森罗安慰她们说。

  “这我们当然知道啊!!” 夏雪情绪激动得放大声量对着森罗怒吼。

  他们家里所有人都知道春星每当流血时都会昏过去,哪怕只是割破手指头,春星只要一流血便会有陷入昏睡过去的可能性。虽然知道,但她们就是少不了担心啊!

  森罗被夏雪这样吼倒是没差,因为他明白夏雪现在的心情。她们四个毕竟情如姐妹宛如真的家人一般,如果春星可以避失血的事件当然要尽量避免了。始终,大家都一直在保护她为的就是不希望她受伤。

  他继续埋首处理春星手上的伤口。挑完碎片,森罗又从他的药箱里拿出新的消毒药水小心翼翼的帮她搽上。

  “森罗,还没好吗?”冬岚用焦急的神情向他问道,她想尽可能的,尽快送她回房里休息。

  “伤口已经清理干净,现在只要上完消毒药水后就可以了,别担心。”森罗头也没抬的回答,手头拎着的消毒药水这次搽在春星的伤口上同样神奇的令伤口止住了血。

  “不帮她上疗伤药吗?”夏雪问。

  “在我手头上的疗伤药本来就是最后一瓶,”森罗意味深长的看着碎片下一小滩的橙色液体,道:“刚已经被打翻了。”

  褐发少年听后,大力眨了眨眼。

  “都是你!!”夏雪猛地站起来,用食指指着褐发少年怒喝。

  他从看春星的目光转移到了他右侧,看着夏雪正向他投来怒视的视线。

  “都怪你!!你害星儿受伤了不得止,还把最后的疗伤药弄没了!!!

  “这怪得了我吗?”褐发少年面容一转,与夏雪怒目相视。

  他刚才情绪那么激动哪知道那被他打翻的药水是最后一瓶的药啊?要是真的知道他或许不会打翻的,虽然刚才也不是故意打翻啦……

  “你不知道啦!!不知道那瓶疗伤药对我们有多重大的意义啦!!!”夏雪放下手指头,提高嗓音,不输气势的吼回去。

    即使眼前的这个人不知道,但是那药……森罗的疗伤药对他们家里的所有人来说是有多重要啊??!那是他们每天说不定都需要用到的呀!!!

  “你说得对,我怎么可能知道?”褐发少年别过头,不屑的说道。“再说,刚才是她自己阻着我,我才会把她推开的,要是她刚才不拦我,我又怎会故意去推她?”

  “你、你你你——!!!!”夏雪听后气得脸红耳涨,重新用食指指向他,令人气得直跺脚。

  这?这这这是人说出来的吗??!为什么他可以说得这么理直气壮??好像真的说得错一点都不在他身上!

  她曹夏雪,第一次遇见这种人!

  “真是有够无聊的。”他丢下这句话后便转身,这次真的打算离去。

 

  待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戮希★ 的頭像
☆戮希★

ஐ幻想世界ஐ

☆戮希★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